淑琴文字

在病房的那一夜

在病房的那一夜

媚成殤:王爺的暖牀奴 莫棄

散文

投身毒物科 致力国际崭露头角

雖然只是小手術,但人生第一次進手術室,我仍認真思考起是不是該擬分遺書?純屬傻氣的焦慮心情,幾番起伏,暗嘲自己荒謬可笑,也就不了了之。

與朋友心儀對象搞曖昧? 新北14歲少女遭7姊妹淘圍毆

手術前一天,辦理住院登記,嬌小的護士,親切問候,填錄個人基本資料時,關懷病由,那眼神太暖軟懇切,明知不需要,我還是忍不住眼眶溫溫,掏心掏肺,細說從頭。

三人一室的健保病房,其餘兩牀始終空着,窗玻璃上幹掉的水漬印如霧霾,午後的陽光像浸入溪水般糊糊的。晚餐時刻,向護理站報備一聲便下樓覓食。爲了緩解緊張,以免消化不良,與陪病的B臨時決定回家晚餐。

很儀式感地將外帶的餚饌,裝盤入碗,再佐以素喜的日本電視頻道,吃沒幾口,手機響起,那陌生號碼來自中午的護士,因爲她只剩十五分鐘交班,請我先上樓補籤稍早遺漏的自費麻醉同意書。自然,我是趕不及了,當她一聽我擅自返家,柔嗓瞬間尖聲,我也才知道一旦繫上列着身分識別條碼的手腕帶,只要離院就必須請假。就像學生不能隨意翹課,工作不能隨便翹班。

夜幕掩落,病房的窗如黑鏡,反映一盞微光下的我與B,像一顆安靜的長鏡頭那般深邃。

沒有宵夜習慣,午夜過後不能飲食的規限倒也沒什麼影響,本以爲腹囊空空很好眠,實卻不然。沒有認牀,不是枕扁,而是粉橙的薄被與牀包作祟。熄了燈,躺平,倦意悄襲,朦朧間,一絲癢意從足踝搔起,然後就像一滴接着一滴墜地的雨濺開的水花,那癢啊,在我遍身上下肆虐,頸胸肘、腰膝腿,無一倖免,最後甚至連頭皮都遭殃。我像是一座俯臥的山丘,醒來的蟎蟲,沿着棱線漫遊,彷彿忘情於風光無限好。

這兒抓抓,那兒撓撓,蟎蟲驅散了困蟲,愈睡愈清醒。一旁狹隘陪病牀上的B,鼾息淺淺,偶爾輾轉,想來也是睡得不太安適。

吃掉地球 一起數月亮

房裡黯得夠深,月光澆下來的明亮銀色格外清澈。

門廊外,有留心放輕的腳步窸窣、機具節奏穩定的壓縮運作聲,也有牀前大片遮簾在軌道上的滑動、雙手在提袋裡遍尋不着什麼的左翻右掀,隔牆人語滲漏過來,不清晰,但能辨明那滄桑聲線是一對老夫妻……醫院的夜晚,總有人是無眠的吧。而我失眠,恍然又惶疑起,會不會在手術檯上被麻醉之後便永遠地睡去?

我懊惱自己,怎麼輕易就放棄先寫好遺書的念頭?

穩房市 專家稱:陸房貸利率與自備款仍有調降空間

其實猶未太遲,點開手機,我急欲記下些什麼。螢幕藍光照亮的臉容投映窗面,像一隻青面鬼。腦子裡明明縈繞了很多事,但臨要化成字,卻全都變得雞毛蒜皮,若真留成遺書,不是廢話,也像笑話。那一刻我思忖,或許自己的夢想願望或任何未完成的,一離開了內心的秤,對於他人就如鴻毛,沒有重量。而如果對某些人或某個人的愛字在平常日子裡,已是深莽野林裡的雲豹蹤跡般無聲無影,徒然的一行字,會比親口一聲更珍貴難得?

我也不確定究竟有沒有真的睡着過,當護士在手臂靜脈扎定吊點滴的針時,我撐開凝重酸澀的眼皮縫隙,瞥見了窗外一抹微微泛白,灰撲撲的,猶如我昏昧的意識。

終於,我什麼也沒寫。

《通网股》惊传分手Disney+!台湾大驳斥、已完成第二期续约

下午二時,被推入手術室之際,我只是祈盼着手術順利,別讓親愛的B等太久了。

台湾牛奶世界第二贵!网怨「给有钱人喝的」 内行揭原因

有 請

A股中国交建触及涨停 录得3天2板

Categories
新聞新聞
Tags